资讯
数据中心

茅台 五粮液 洋河

疫中受“伤”的经销商最需要的帮助是什么?

动销,是解决“疫”后困难的“神器”?

“抗疫战争”进入最关键的下半场! 2月6日,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在“多难兴邦、共度难关”的青花郎部分核心经销商网络会议上指出:兄弟同心,其利断金。郎酒和经销商就是一家人,要成功一起分享,困难一起分担。公司将拿出具体措施,落实“一商一策”的商家扶持政策,真诚帮扶经销商,真诚面对消费者。

应该说,汪俊林的登高呼叫“兄弟情”,让“疫”后受“伤”的经销商,体味了浓浓温情。其实,除了郎酒,茅台、五粮液、泸州老窖、汾酒、剑南春等头部企业,也早已在积极组织复工自救的同时,开始纷纷制定各自的扶商政策,努力把暖意传达到渠道一线。 倾巢之下,焉有完卵!“大难”下集体“嘘寒问暖”经销商,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?又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温暖?

最高损失2个亿!不等不靠,立足自身!

坐标:湖北 重疫区

采访对象:人人大等鄂商

“现在都停业了,也不知道具体情况,但估计一季度,公司损失可能会达到2个亿。”在独家采访湖北人人大经贸有限公司董事长宋宁时,快讯君其实已经屡屡在湖北其他酒商面前“碰壁”,不是因为他们不愿意接受采访,而是面对节后“零动销”的库存,早已烧焦了眉毛,愁成了白发。

而辗转反侧地联系上宋总,或许是他作为湖北第一大商的担当,感觉有责任让业内知道“鄂商”的心声。

他告诉快讯君:武汉确疹病例,已经突破15000人次,再加上很多隔离的疑似病例,情况的严峻程度超出想象。我们目前是在与看不见的病毒作斗争,如果说其他地域可以在近期复工,武汉肯定不行,保守估计5月份能重新开张,就已经很不错了。

行业内都知道,一季度的销售大概会占到全年的三分之一。而现在除了应对日常生活的超市,所有商铺、餐饮店全部关门,但租金得照给,人员工资得照发。虽然听说政府会有一定的减免政策,但现在没有正常营业,也不知道具体的情况。所以,现在武汉所有的酒类销售,除了超市能卖出去一顶点中低端酒水,其他都是停滞状态,其损失可想而知了。 至于说这几天业内推介的“网上下单、线下送酒”模式,在武汉也不太现实,因为现在都处于人与人之间严重“不信任”状态,谁也不敢相信谁没有病毒携带,再加上物流交通的停歇,根本不可能做到。 现在厂家也很困难,扶商政策应该都还在评估阶段,因为3月份结束和5月分结束,政策肯定会不一样。

我们还是要坚持不等不靠,立足自身来解决问题,当然到时厂家能提供一些政策,比如动销库存,那对我们的复苏会更好。但一季度肯定不能回款了,要说今年有增量就更不可能了,必然得调低销售计划,以稳定人心。

(尽管库存压力大,动销困难,公司还是为疫情捐了款)

武汉牵动着全国、全世界,在此,我代表武汉的全体经销商致以深深的感谢!阳光总在风雨后。国家有难,这些损失我们会咬牙挺住。相信疫后会有一次报复性的反弹消费,相信传承几千年的酒业,还会是中国最有生命力的产业。

采访感言

湖北作为疫情的“重灾区”,损失巨大是无疑的。让鄂商重新站起来,需要厂家全方位的扶持,但难可贵的是,他们没有被困难吓倒,这种越挫越勇的精神,正是酒业精神、抗疫精神。

重拾信心!

动销,动销,还是动销?

坐标:

河南 次重疫区

采访对象:

银宇、许昌酒协、水酒云橱等豫商

“招聘……加入我们.梦想起航……”在酒商大喊“难、难、难”的艰难时刻,河南南阳市银宇酒业公司的招聘信息,让显得有点低沉的豫酒界,又恢复了些许涟漪。 “难道这次‘大难’,对河南没有影响?”“不可能啊,河南也是除湖北以外的重灾区之一?” 带着这些疑问,快讯君连线了银宇公司董事长周玉平。

“影响不算太大。而且厂里已经在保持总量不变的情况下,调整了月度分配计划数,现在压力小多了。为了应付疫后‘报复性’消费,必须要做好提前准备,因为人才是企业发展的核心因素,否则一切都是空谈。” 作为主销茅台、五粮液等全国名酒,如今又是汉酱酒核心代理商的周玉平告诉快讯君,“由于在疫情来临之前,就已经做好了充分的预案准备,所以疫情在可控范围之内。 处理“抗疫”斗争相对从容的银宇酒业,在河南会是特例吗? 拥有近500万人口、年酒水消费30亿左右的地级市许昌,截止2月8日确诊新冠患者30例,在河南已属重灾疫区。在连线采访中,主营淡雅五粮醇、珍酒、葡萄酒等酒类的

许昌市酒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杨广伟

告诉快讯君:许昌目前已实现管制,损失比较大,可能会有占全年销售30—40%的影响,经销商库存消化,估计到五一前都有困难。下一步,品牌力强的可能还能坚持,品牌力弱的估计都不行了。 许昌是以白酒消费为主,这次疫情葡萄酒的影响比白酒还要大,这可能与江浙沪闽沿海有点差别。

建议厂家在制定政策时,从两方面入手:

1、在动销、促销上做文章,比如搞卖一瓶酒送什么物料等活动。

一定要多拉动终端、多拉动C端;

2、让经销商重拾信心,不要有恐慌情绪,今年销售业绩肯定不容乐观,厂里要多减任务、减库存,不要让终端有太大的压力。

可见,疫情对酒业大省河南的冲击也确实不小。那么,以“低碳、保真、便宜、便利”核心诉求的“新物种”——河南郑州呐客物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智能无人酒水超市“水酒云橱”又如何了呢?

呐客物联董事长吕俊涛 告诉快讯君:我们“水酒云橱”的主要消费场景是高档酒店和餐饮店,所以疫情对我们的影响比较大,大概会占到全年销售的5%。而目前的情况是从春节那一天开始就没怎么卖过酒了,本来“网上下单,网下送货”的智能化卖酒模式是个机会,因为我们的科技实力也是一流的,但为了响应国家“以民生为主”的号召,这些相对好的渠道也只能卖菜了。 所幸的是,卖菜的下单数与平时卖酒的下单数相比,整整增长了10倍,这让我更加坚定

“无人零售一定是一种大趋势,这是销售的终极模式,而疫情后一定会加速这一趋势”

的论断。 同时,疫后到高级酒店、高级餐店的“报复性消费”肯定会到来,而国内能做到“高档酒”无人零售的,目前仅我们一家,我们也是阿里巴巴集团唯一的授信商,所以我对未来非常有信心。

但希望厂家在疫情后,能多支持一些促销和广告推广方面的政策,最好是赠饮、城市氛围营造等方面加大力度。

采访感言:

勇毅笃行。河南作为中国酒业的“风向标”,一直是行业兴衰的标志。困难肯定有,关键是如何克服困难,相信“豫商范本“是解决困难的希望所在。同时快讯君也相信,豫商有希望,全国酒商就都会有希望。

库存压力大,有点担忧!仍是动销?

坐标 :

陕西、湖南、安徽、江西、广西、贵州、辽宁、浙江等次重疫区

采访对象:

秦商、湘商、徽商、桂商、黔商、辽商、浙商等

如果从疫情上讲,除湖北为重疫区外,目前全国也已无绝对的轻疫区。而相对于豫商的乐观,其他区域的酒商又如何呢? 主营郎酒、汾酒、西凤酒的 西安酒商王俊 在接受采访时告诉快讯君:现在西安的茅台价格也跌至2000元左右了,黄牛们为出货都快疯了。我不是怕茅台价格降,降了对企业发展才健康,我是怕由此产生的连锁反应,给库存带来毁灭性打击。现在疫情已经快一个月时间了,其对酒业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。 一般情况下,春节前是酒业销售的大旺季,春节后是酒业销售的小旺季,比如我去年春节后就卖了300—400万,今年基本就为零了,一个动销也没有。礼品酒压得更多,大概对全年销售会有12—15%的影响吧。相信后期随着国家的强力措施和厂家扶商政策的陆续出台,情况会越来越好的。但一季度肯定不能正常回款了,往后几个月增量可能性也不大。 另外,从库存情况来看,除了茅台、五粮液、剑南春稍好,其他都得想办法

茅台就不说了,五粮液年前就动销了一波,剑南春也在去年中秋动销了一大批,目前我的现金流是正常的。

希望厂家所有扶商政策一定要以动销为目的,要多关怀终端,只有把货卖出去了,未来才有希望,这也是唯一的希望。

著名酒水观察家、秦酒研究专家李华 告诉快讯君:白酒是分享型消费,礼品型占大多数,如今因疫情直接停止,其影响面可能高达90%左右。而疫情对啤酒的影响就不大,因为大部分家庭消费还是喝啤酒的较多。 综合来看,疫后的秦商处境不容乐观,一开始大家以为正月十五以前能够控制住疫情,2月底就可以正常消费,那样对商家的全年销售影响也就在10%左右,但从目前看来,可能会高达20%以上。还有,从经销商层面来讲,现金流也是个问题,因为90%的商家都有贷款,这样的话,大商尚能坚持,小商就可能出问题。

希望国家在人工社保缴费上有政策支持,厂家也应适当调整任务。

相对于秦商,同样与湖北接壤的湖南、江西、安徽的情况也不容乐观?

主营宋代官窖、酒中酒霸的湖南酒商王静 告诉快讯君:疫情至少损失20%以上销量,短期内疫情不结束,损失无法评估。

希望厂家能在人员工资、广告宣传、销售费用等方面能有所补贴。

主营剑南春系列、枝江系列、张裕、古越龙山、椰岛、红星、洋河系列的 江西广源商贸总经理张红清 告诉快讯君:光瓶酒、黄酒的影响不大,做宴席的盒装酒影响很大,疫情的损失2000万左右,占全年的比例在20%左右。库存压力不算大,与往年相比差不多。主要是下游的终端烟酒店损失较大,基本没有动销。

希望厂家能拿出一部分自己的利润,来补贴终端做促销。

主营古井贡、五粮液年份、钓鱼台精品铁盖、西凤酒、张裕干红、王朝、长城、绵竹大曲、二锅头的 安徽酒商尹杰 告诉快讯君:春节期间酒类销量大概下滑40%左右,长久持续下去,对全年销售的影响估计有30%左右,2020年三、四季度销量与去年持平就很不错了,增长就不要指望了。疫情期间,光瓶高度酒、高度桶装洒销量反而上升,如二锅头、绵竹大曲都严重断货。疫情过后我们经销商的库存都不小,

希望厂家共同去库存,并加大市场投入,把一季度没有完成的任务补回来。

可见,湖南、江西、安徽的情况同样严峻,只是走流通渠道的光瓶酒影响不算大,但走餐饮的光瓶酒和中高端酒影响也同样非常大。

除了靠近湖北的湘赣徽,远离广西、贵州、辽宁、浙江的酒商情况呢?

主营茅台、五粮液、国窖1573、泸州老窖、丹泉、希拉谷等酒品的 广西酒商韦志丹 告诉快讯君:库存压力比较大。从销售方面看,春节前大家都是正常营业的,基本影响不大,但春节后整体闭门营业,对我们就有了一定的影响。从目前来看,销售额预计损失占全年的10%左右。 从消费者的开瓶饮用方面看,受疫情影响,春节至元宵这段时间,几乎所有的餐饮酒楼都停止营业,这样就除家庭消费外,没法聚餐喝酒,导致酒类开瓶率微乎其微。而开瓶消费受阻,就会导致节后再次购买率下降,从而演变成终端动销不畅。 后期,厂家和商家如果要想动销,回笼资金,就不得不搞促销活动,变相低价销售,甚至会直接降价销售,这样就更会导致整个行业形成价格恶性竞争,再加上后期受疫情的影响,经济下行、消费疲软,最后导致疫后名酒价格下跌,那样对我们的影响就大了。 主营河套等酒品的 沈阳经销商许豫 告诉快讯君:厂家也不容易,都在受损。损失的情况,要看疫情发展,而且疫情发展还有恢复过程,一切都需要时间。 主营葡萄酒的 贵州酒商林风 告诉快讯君:我们没有什么损失,春节前库存基本都没有了。比较庆幸,但对未来还是有所担忧的,众志成诚,相信办法总比困难多。 著名黄酒专家、517商城董事长童峰 告诉快讯君:黄酒相对其他酒类,受疫情影响可能要好一些。因为黄酒本来量就不大,库存压力比较小,而且黄酒都是自饮的家族消费为主。

建议厂家疫后加大广告投入,让健康的黄酒疫后走入千家万户。

采访后记:

疫情之下,没有“局外人”。从20多名的全国各地经销产采访来看,动销、削减计划、减库存,无疑是他们集体的心声。但经销商在要求厂家帮扶的同时,一定也要看到厂家所遭受的困难。

同时,经销商们也担心,如果过份促销,会不会利于酒类品牌的价格,进而对酒业造成整体性破坏?

也许疫情结束的时候,酒业面临的考验才刚开始。